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影视头条 > 正文
运动员成网红引发全民追捧 赛后还能“火”多久?
2020-12-30 14:08:59

  

  里约奥运会后,体育明星扎堆玩直播,掀起各大直播平台的流量竞赛。

  从微博热门的雷声、张梦雪等击剑队成员,到“洪荒少女”傅园慧,乒乓球队张继科、跳水队员何姿和秦凯等,人们不仅想看到运动员们赛场上的英姿,更想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

  而业内普遍认为,后奥运时代,在由奥运兴起的体育直播浪潮中,拼的不仅是数据,更是策划和创新。专家也表示,奥运明星直播过程暴露出的问题,给亟须在内容上进行突破和创新的直播平台一个契机。

  通过直播与奥运明星互动

  里约奥运会上,不少参赛的体育明星扎堆玩起了直播。

  8月10日,因赛后采访走红的国家游泳队队员、“洪荒少女”傅园慧在映客进行了首次直播,开播半小时,粉丝量已达到800多万,围观人数一度达1066.93万,创直播围观人数历史最高纪录。

  8月17日,傅园慧在一直播平台上再度直播,和《非常静距离》的主持人李静展开了一场精彩的对话,引发了网络上的大规模讨论。此次直播持续约1小时,当日直播视频累计围观次数3697万,获得点赞数量达6680.4万,累计收到打赏金额132844元。

  傅园慧并非个例。从里约回京后,射击队运动员杜丽也于14日在一直播开始了她的直播首秀。在45分钟的直播时间里,杜丽分享了在里约时的故事,教大家如何保护视力,还展示了本次在里约获得的两块奖牌。凭借多年的人气,杜丽最终得到1576万的累积观看量。

  在里约奥运会上,没有进入决赛的跳高运动员张国伟人气不减。8月16日的直播中,面对网友的“调戏”,张国伟把手攥拳放在脸边“卖萌”,教大家拍证件照,还露出“香肩”进行三连拍。

  8月20日,张继科从里约一回国,就在花椒进行了直播。不但谢娜等明星转发了张继科花椒直播的微博,粉丝们更是翘首以待,以至于一时间疯狂涌入大量粉丝,刷爆服务器,只能择日再播。

  另外,中国乒乓球运动员丁宁、跳水运动员吴敏霞、何姿、秦凯、陈若琳等体育明星都在全民TV进行了直播。

  专家分析,与以往奥运会关注奖牌榜不同,本届奥运会观众就对运动员本身的兴趣更大,而直播则提供了一种可与体育明星近距离互动的方式。

  著名互联网观察者、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M-Lab主任魏武挥告诉记者,奥运期间,观众对这些奥运明星比较关注,通过直播可与明星有近距离的互动感。从运动员的角度来说,他们日常忙于繁重的训练任务,通过直播这种方式,他们可以最快、成本很低的方式同粉丝进行互动,以吸引更多人气。

  奥运明星为平台聚集人气

  今年以来,在资本推动下的直播行业发展迅猛。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今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25亿,占网民总体的45.8%。据易观智库数据显示,目前,各类网络直播平台已达200余家,一些大型的网络直播平台注册用户过亿、月活跃用户超千万。

  而奥运会明星参与直播,为这个方兴未艾的行业又点了“一把火”。以傅园慧为例,8月10日在映客的一小时直播过程,粉丝们送上了海岛、皇家游轮、保时捷、游艇、小印金牌等奢侈礼物,甚至常常阻挡了屏幕。

  此外,傅园慧在映客上注册的账号“大王宝宝”,还收获了318多万映票,这些映票可以按照10:1的比例兑换为现金,折合成人民币接近32万元。虽然傅园慧对收到这些“虚拟礼物”比较排斥,但依然挡不住粉丝的热情。

  随后,傅园慧在一直播的平台上累计收到打赏金额132844元。一下科技联合创始人雷涛表示,由于考虑到傅园慧对粉丝“送礼”比较排斥,因此一直播联合公益组织“它基金”,将直播所得资金全部捐出,用于流浪动物保护。

  魏武挥指出,对于这些平台来说,相对于主播带来的分成,他们更看重的是直播带来的流量和用户。雷涛告诉记者,借助奥运这一热门IP,直播观看人数总量飙升突破至2.2亿,仅傅园慧一人就带来累计直播总访问量5023万次。

  全民TV提供给记者的数据也显示,丁宁直播期间最高同时在线达300万人次,吴敏霞直播期间最高同时在线达200万人次,其余奥运主播直播数据也均超百万人次。

  雄出没科技直播创始人王冠雄告诉记者,奥运会作为全民关注的一个体育盛会,也是一个大IP入口。

  不过,根据王冠雄的直播实践,发现策划是直播的源头。目前体育明星直播存在一些问题,比如由于平台方缺乏引导和设计,导致并无直播经验的运动员表现得非常尴尬。

  运动员赛后还能“火”多久

  在后奥运时代,奥运IP还能“火”多久?对此,魏武挥并不乐观。在他看来,奥运会一旦过去,奥运IP在直播领域可能就“翻页”了,从朋友圈、微博可以看出,奥运已经脱离了公众的视野范围。而这些运动员如果在其他赛事上没有优异的表现,这种热度很难持续。毕竟,体育运动员的关注度,关键还在于其竞技成绩。

  但在雷涛看来,现在很多奥运明星已经成为大众明星,他们与娱乐明星、网络红人的界线越来越缩小,比如宁泽涛、孙杨、张继科、傅园慧等,这些明星“走红”的生命力很强。即便没有比赛,他们在社交网络上依然保持很高的活跃度。

  王冠雄表示,如果直播平台运作得当,体育明星也愿意把奥运养成的个人IP像微博一样持续使用下去,那么诞生如明星进驻微博时代的那种持久风潮也并非没有可能。但如果平台竭泽而渔,或者快速跟随其他风口,那么奥运IP就可能快速退火。

  王冠雄说,一种单一模式很快会被舆论遗忘,只有不断自我革新才是正道。从这次奥运明星直播的数据来看,直播的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这给原本就亟须在内容上需要突破和创新的直播平台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全民TV市场负责人则表示,他们在选择奥运明星进行签约或者直播时,首先就要求这些体育明星自带“主播属性”,会选择互动性强、场景标签明显、个性鲜明的体育明星。


情人节创意礼物 lgn666.com
相关新闻
梦港百姓网